9名股东以不合理低价突击入股 力合微再次闯关能

原创 2020-05-30 02:48  阅读

  冲击创业板未果后,深圳市力合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力合微”)转而投向科创板的怀抱。本次力合微拟发行不超过2700万股份,募集资金3.18亿元。

  招股书显示,力合微于2019年11月申报招股书之前,同年发生多起股权转让,新增9名股东。同时,这9名股东的股价转让股均在7元/股左右,低于2019年末公司21.81元的每股估值。

  其中,一位90后新增股东大额入股行为,亦令人不解。1993年出生的贺龄萱,耗资700万元入股力合微。这之间是否存在密切关系或代持行为呢?

  早在2015年,力合微曾冲刺IPO欲登陆创业板上市,但在2016年10月,力合微便终止审查IPO。

  证监会官网发布的2016年6-9月终止审查首发企业及审核中关注的问题显示,力合微在终止审查的过程中,出现了2016年上半年销售收入出现大幅下滑,上半年净利润出现亏损、以及新产品带来的收入不可预期等问题。

  数据显示,2014年,力合微实现营收1.44亿元,净利润0.33亿元;到了2016年,力合微营收降至1.13亿元,同期净利润缩减至0.08亿元。

  力合微主要产品为电力物联网通信芯片、模块、整机等,主要应用于智能电表中,直接客户主要是智能电表企业和电网公司。受建设周期和技术迭代影响,电网市场对于电力线载波通信产品的需求具有一定的周期性。

  据招股书,国家电网第一轮大规模从2009年开始启动智能电网建设,截至 2017年末,国家电网公司智能电网基于窄带载波通信技术的智能电表自动采集系统改造已基本完成,其中国家电网范围内智能电表覆盖率达99%以上。

  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从2015年开始,国家电网智能电表招标量及增长速度直线年末智能电表招标量同比下滑42.50%,降至3777.90万只。因此,在采购周期接近尾声时,公司业绩不可避免地被波及到。不过,随着越来越多的智能电表安装,我国智能电表开始进入库存替换阶段,智能电表一般在运行8年后开始替换。自2018年四季度开始,国家电网开始第二轮大规模采购,目前正处于建设初期。

  受益于采购周期初始阶段,公司营业收入出现小幅增长,由2017年的1.35亿元增至2.77亿元,同期净利润由0.13亿元增至0.43亿元。

  业务稳定下,力合微于2019年11月披露招股书申报稿,向科创板发起冲击。本次冲击科创板,力合微告别中信证券,选择兴业证券作为保荐机构。

  天眼查显示,公司股东之一的华峰集团与兴业证券大股东中金股份共同参股华峰氨纶。那么,与股东存在紧密关联下,兴业证券能否保证业务的独立性?来源:天眼查

  对此,力合微证券部相关负责人在回复财经网采访函时表示,“公司的上市过程中的一切活动均符合《证券法》和《公司法》的规定,且公司在上市过程中相关人员都采取了回避制度,证券公司各下属子公司之间有完善的防火墙,以确保证券机构的独立性。”

  不过,报告期内公司业务收入高度依赖电网市场,来源于电网收入的比重为96.54%、94.83%、94.72%。一旦未来电网市场政策或需求再次发生变化,公司将如何维持稳定经营呢?

  值得注意的是,在第二轮大规模采购时,电网公司采购主要产品由窄带电力线载波通信芯片及模块变为高速电力线载波通信芯片及模块。

  窄带与高速电力线通信芯片的差别在于通信速率,前者通信速率通常低于500bps,主要用于低速远程自动抄表应用;后者通信速率为1-10mbps,适用于更广泛的物联网智能控制应用。

  报告期内,力合微高速载波模块收入为824.60万元、5390.83万元、15634.71万元,占主营业务比重分别为6.15%、28.82%、56.74%,逐年递增;窄带载波芯片和电网窄带载波模块收入合计分别为10665.32万元、7383.10万元、3399.76万元,占比为79.58%、39.46%、12.34%,逐年下滑。

  受产品结构调整影响,2017-2019年,公司综合毛利率分别为 58.54%、48.17%、48.36%,呈下降趋势。

  据招股书解释,因销售给国家电网的高速载波类产品均需遵循统一的国家电网标准,国家电网的议价能力提升,市场竞争由不完全竞争变为完全竞争,从而导致全行业毛利率下降。

  根据环球表计统计的国网统招数据,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力合微HPLC方案(包含直接中标和间接中标)市场占有率均为第四名。

  2018 年前四名厂商及公司的市场占有率分别为智芯微电子67.94%、海思半导体10.50%、东软载波6.96%、力合微3.93%;2019 年上半年前四名厂商及公司的市场占有率分别为智芯微电子67.97%、海思半导体7.76%、东软载波6.10%、力合微2.83%。

  由上可见,力合微与前三名厂商,尤其是智芯微电子,市场占有率仍有较大差距。除此之外,报告期内公司市场占有率也出现小幅下滑。

  因此,在议价能力弱势、又无规模优势的情况下,力合微如何在强大的对手中夹缝生存,保障毛利率稳定呢?

  从2018年开始,力合微开发多个物联网应用领域市场,开拓芯片产品的应用场景。2019年,力合微与万家乐、万和等热水器厂商展开合作,用PLBus+无线的双模通信模式取代原来单纯的WiFi控制方式。

  报告期内,公司来源于非电网市场业务的收入比重为3.46%、5.17%、5.28%,规模较小,仍无法成为业务主力,目前该市场仍处于培育阶段。

  公司表示,垂直行业应用受行业内权威企业或组织(如电网市场中的国网和南网)统一组织、部署、相关标准规范制定的影响,非行业市场仍未建立起统一的互联互通标准,导致非电网市场应用规模和启动时间具有不确定性。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力合微并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股权结构极度分散,股东数量多达39位。

  其中,公司前五大股东分别为力合科创、Liu Kun、古树园投资、冯震罡、沈陈霖,分别持股17.81%、11.36%、5.48%、4.63%、4.57%。第一大股东力合科创为深交所上市公司通产丽星(002243.SZ)子公司。

  力合微现任董事长兼法人代表系贺臻,天眼查显示,贺臻目前在45家公司任职;公司创始人之一的Liu Kun兼职副董事长及总经理之职。

  公司在招股书中提示风险称,分散的股权结构无形中将增加上市后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化的可能,给公司生产经营和业务发展带来潜在的风险。

  其中,力合泓鑫、张东宝以每股7.75元协商定价入股,从古树园投资购入股份;其余7名自然人股东以7元协商定价入股,从宁波东钱处购入股份,转让完成后,宁波东钱退出股东行列。来源:招股书

  招股书显示,2017年6月,股东立元创投转让公司股份时,彼时转让价格为5元/股。两年之后,公司股权转让价格仅则增加2元/股,是否公允呢?

  招股书显示,本次力合微选择的科创板上市标准为为《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第 2.1.2 条第一款。同时,根据《关于发行人预计市值的分析报告》,公司的预计市值为15.92亿元。

  截至招股书披露日,公司总股本为7300万股,以此计算,公司每股估值为21.81元,是2019年股权转让价格的3倍左右。

  对此,公司称,新股东与发行人其他股东、董事、 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本次发行中介机构负责人及其签字人员不存在亲属关系、 关联关系、委托持股、信托持股或其他利益输送安排。

  贺龄萱1993年出生,以7元每股的协商价从宁波东钱处受让100万股股份,耗资700万元。90后的贺龄萱入股资金由何而来呢?是否与公司股东之间存在密切关系或代持行为呢?

  “贺龄萱的资金均属自筹资金,与公司其他股东不存在密切关系,股权转让为按法定程序受让。”上述证券部相关负责人对财经网回复称。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澳门皇冠官方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上一篇:真知灼见·现场声丨全国人大代表张淑琴:建议财
下一篇:澳门皇冠官方纽约时报提前公布次日头版:美国